黑柴

一个逗比。偶尔也有正常时候

世界观和因为不确定是否写下去想让大家明白的包袱

本文中萧江中学为武林中人筹办的学校
萧江中学不参加中考,高一时习武学生有大事件进行考验,究竟是什么黑柴想了两三年了还没想出来
优秀的高中教师从初中带到高中对武林外学生是很大的吸引力,校内有一定比例的普通学生(参见某中学3+3实验班)
班长初三时干了件不得了的事,后面会回来的(
主角鸿浩辉是长虹剑传人,名字奇怪是因为黑柴想玩红红火火恍恍惚惚鸿浩辉的梗(

21文世界观片段一则

放下不算沉重但需要提防课本滑落的课桌,和同学们的拼在一起,我算是正式进入萧江中学的高一年级了。距离之前的校区两公里的单独校区和宿舍总给人一种……不自在的感受。
嗯……像是被监禁了一样。
然而周围活跃着的同学,老师,班主任,依然是熟悉的那些。
但是气氛——完全不一样了。

“啊——红红火火鸿浩辉!!!快来帮我!!累死我了!!”
一个快要崩溃的声音突然打断了我的思路,转头一看,是一手抱着一张桌子的何云峰。
“你让我如何帮你?我也是搬来冉子谦全部书本的人啊。嫌累你让齐沐雪帮帮忙呗。”
“nonono,”何云峰连连摇头,“我怎么好意思把小姐姐拜托给我的事丢给另一位小姐姐!!”
“所以大老爷们儿就可以肆意欺负了??”我把冉子谦的书本都拍到了何云峰刚放下来的冉子谦的桌子上。
“不,我们还是来探讨一下为什么这个校区不提供桌子吧!!”
“规矩吧?锻炼意志力。”话很少的齐沐雪把桌子拼过来说道。
“谢谢你们…”冉子谦小声说道。
“没关系!!!抱着桌子徒步两公里对于不习武的小姐姐来说还是太辛苦啦!!”这时候的何云峰完全不像要累死了的样子了。
“不是吧!!锻炼意志力的话,为什么不把食堂开在五公里开外??”我说。
“啊…食堂在五公里外的话…”冉子谦小声惊呼道。
“啊……抱歉没考虑到不习武的同学啊啊啊!!”
“没关系…我应该谢谢你们才对…”
“哪儿的话啦啊哈哈哈哈!!”何云峰插嘴道。
“嘿你这家伙,我说一句谢谢孙子你再说一遍这个?!!”
“安静安静!!!”副班长的声音传来,何云峰立刻对我摆出了噓的手势,我便拿手指头指他两下,意为你这个家伙。

记两个噩梦

好像是第一次发现在梦里居然能有不知道的事,一般来说在梦境里都是知道大部分事的啊……

梦到回家路上一个人跟我搭讪,死命缠着我,努力跟我聊一切感兴趣的事情我还跟他抱怨了我两年没参过同人志了
看起来是同好然后我给他留了联系方式
没话的时候他就努力拖延时间
最后还是分开了,然后我走进小区大门,微信收到一条消息
恭喜你感染……(忘记了)
然后我暴怒,折回去追上他扼住他的脖子
他居然没有还手
我松手以后他像烂泥一样摊在墙边嘴上还挂着一缕微笑


然后我不知道自己以什么身份出现在一个家庭里
巨型别墅 一楼大厅有一个大水池 可以泡澡(什么鬼设计
姐姐弑母 抛尸水源净化器
妹妹哭着跟我说 现在所有的水龙头放出来都是血水
然后我去卫生间 按下马桶冲水,冲出姨妈一样的血水和谜一样的条状人体组织
然后我去把姐姐杀死了……一棍子夯下去,一声闷响
一家人庆祝一样的从二楼把消毒水倒进一楼的水池里。

然后闹钟响了……一阵反胃
天色很暗,小雨淅沥
妈的明明很适合睡觉的天气就梦见这个 太可怕了_:(´□`」 ∠):_

作为资深FFF团员,已经习惯了压抑自己的情感,以至于面无表情地面对一切必然和偶然。对一切事情以他人对自己的看法为依据。

当现实捅破了理想的泡沫的时候,也有新的想法在萌发。

【让那个人跟我恋爱。】我想要得到别人对我的情感。

一直很珍惜和享受那些空课待在一起的感觉 感觉比他的妹子幸福的多 直到他被妹子抛弃

被打击和压抑的情感在心里像毒蔓一样疯狂扩增。

这就是爱吗

内心还带着醉意和疯狂
外表什么都没有变化

然而……

那只宽厚的手忽然认真的 小心翼翼地摸着我的头

不知道说什么。不知道怎么办。

【汉子摸妹子的头是因为喜欢 妹子摸汉子的头是因为像摸狗】这是笑着谈论过的 他是明白的啊

现在作为了暗号 吗

现充…哈哈哈…终于还是成为现充了吗

他终于不用为了妹子和节操减少和我的交流 反而是展现出了毁灭性的肉麻力

天性里那种得到的满足感在火一般的燃烧 燃烧 这次是活人呢 是他人对我的情感啊

然后 简单地打出几个字来

不早了 睡吧 晚安咯

记一个噩梦

每个时间阶段做的梦都是不同的风格。偶尔可以做成连续剧。刚才想着想着就把昨天的梦续上前因后果搞得自己更睡不着了,脑洞太奇怪

从梦的某层醒来,自己似乎是动漫作品中最常见的那种男主角形象,然而略带些弱气。躺在类似卡拉OK包间那种一圈的沙发上。一个非常强气的跟自己穿着相同制服的少年见我苏醒过来就冷笑着走过来扒开我右眼皮滴了一滴什么,然后又在左眼滴了一点凉凉的别的玩意。

过了一分钟我特么反应过来了!!右眼尼玛滴的是胶水啊!!胶水啊!![梦里并不知道自己是谁,要是知道自己是画画的肯定寻死或者揍人去了(

右眼是顺理成章的失明了,恐怕也是也是难受得拧巴着,然后那个散发出阴暗气场的少年给我戴了一个眼罩。[这应该就是一个记号了。说起来梦里真的不会疼的。以前在梦里撞掉门牙也不疼的来着。

挣扎着起身以后发现身边坐着三五个很可爱的jk妹子,几乎都是单眼戴白色医用眼罩。只有我跟他两个男的。[等我有空画一画这些个妹子。

迫于那个少年的气场和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居然跟着他们一起起身离开这个地方,走过宽阔而寂静的浅色大理石铺成的走廊上楼。楼道意外地很窄。然后一个少女回头向我投来恐惧的眼神。

然后我特么的也不知道为毛就领悟了这妹子让我带着她逃跑然后我就在其他人拐进别的楼道的时候一把拉下她往楼下冲 因为没有立体视觉还踉踉跄跄的

一楼人很多,堆满了过道,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宽阔但光照不多的大厅。偶尔有几对穿着不同制服的jk说笑着经过,显得大厅更阴森了…

穿过大厅还有走廊,但这时候妹子跟丢了。

最后通过这个窗子开的跟厕所一样高,一侧有衣柜和拿东西的jk的走廊,终于看到了一个有玻璃门门的大厅。冲出门以后我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减慢速度开始装作没事人一样走路。

对面是那种停车场的一车一杆的出入口那种出入口,然后我就整整领带往那边走。前面跑的时候真是上下翻飞…(。

但是路人看我的视线…太可怕了。路人估计知道我是谁。

虽然梦里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是社交恐惧症还是有的。

然后…我…醒了。



说起来醒的时候是左侧睡姿,为毛梦里右眼失明呢…以前梦到后颈被划了一刀(那时候不知道进巨)是睡衣领子戳着造成的。

然后细思了一天,极恐

梦里我到底会是谁?
中二点的话,难道是有什么禁断的超能力么?跟眼睛有关难道眼睛可以看到未来?但是逃命那段真的不像个能力者。连妹子怎么丢的都不知道。

走过那个门会怎样?出去了又到哪里?
脱离这么长时间那个少年应该早就发现了,妹子都跟丢了恐怕是被扣住了,应该不会允许我走过那个门。

楼上有什么?
梦里那种莫名其妙的认知告诉我应该是死亡。[别告诉我我又是鼻炎透不过气

总之,妈蛋那个胶水真是吓尿我了,下次写什么作品让恐怖分子来用好了…(。

Pilosa & Lily
E神设定里的一对…养父和养女 年龄差只有十多一点
小队里最强的二人 异能已经无法命名

努力的去画逗比的反派的感觉 明明是二十五岁左右的人却被我画的像高中生
男体还是不知道怎么处理 速写画的都是大叔

修改(刮)的太多 刮过的地方画的也不怎么好(扶额)

为什么设定里有眼镜啊…………

宿舍里三个260+,絮絮叨叨地说着开心。
嘛,我干嘛要人家考虑我的感受啊,得意人前莫谈失意事嘛。失意人前莫谈得意事?现在几个人有这种素质?

嗯…省统考砸锅了。
209…120分的色彩只有64。素描意外的好。速写在预料之中。

嘴上说接受了这个结果,心里还是很难过的
我以为色彩是最好的一门

设计素描和设计色彩学起来 焦头烂额。
立构意外的很有想法,估计是老爹的遗传

我这个人啊 智商不高,情商超低,这些年的成绩都是靠持之以恒和小聪明做到的呢

最近发现接话吐槽技能似乎挺好的。每次都有人笑。

oc,大概是二次元形象之类的(=゚ω゚)ノ

考不上美院就毁灭世界^_^

换了设备重回lofter。当时为了在手机上装LL把它卸掉了。现在卸掉了LL,却再也装不了别的软件。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一些奇奇怪怪又平平常常的事。给我推荐的lofter的阿蚀在微博把我拉黑了。幸好lofter的关注还在,可以看到她的画。

这台设备嘛,二手,有磕碰,据推测换过屏,钱是稿费,饭钱挤出来的。还欠情报酱两百多块。纯粹是因为爸妈避讳手机,自己叛逆背着他们买的。用来刷微博,刷LL(日服,国服有2UR还是弃了),拍照片,听歌,玩Deemo。

说起来Deemo真的是可以一个人安安静静玩的游戏。音乐以钢琴为主题,非常符合我的胃口,界面精美,尤其是曲绘非常好看,甚至使我反省起我为什么玩LL。LL也有很精美的曲子,但不多,大部分是商业化的模式套出来的。那种沉浸在抽卡,活动里的时光。。真是奢侈。

纯艺什么的,真是相当悠闲的生活。一点点紧张感也没有了。省统考还有一个月,却依然渣成这样,毫无办法。突发奇想把壁纸换成了一个大苹果。学啊。学呗。

人,有的时候就是要和过去的自己决裂。